做龙哥的蓝宿.

是萌新章er!
垃圾文手【闭嘴吧你已经坑了】
偶尔写写手写
原耽混priest/墨香铜臭/伪装学渣
看上去很热情其实超没良心×
不适合扩列的小孩子
安.

熏疼白宇GG😭

猫君catmint:

北宇哥哥是真的超好啊!!


雷狮加绒卫衣:



心疼…好想抱抱宇哥…




空空空空白:







看完是真的很心疼啊,哥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!!!








牧羊_:















既然挺多人不知道的,就说说我眼里的白宇。说错了也别骂我(。⬇️


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少爷,爸爸是白手起家,从小有个亲姐姐有个堂姐,爱笑会撒娇,瘦瘦小小一只,水汪汪的,屁颠屁颠跟在姐姐屁股后头姐姐长姐姐短。

挺淘的,大概是老师头疼又喜欢的类型,人缘好的不得了,和同学从小打成一片,不是孩子王,是团宠。初中开始知道臭美了,每天早上起来必须做个造型才走,但校规管的严,只好经常被老师管着弄掉。然后第二天继续做发型。

中考具体不清楚,但高中是西安高级中学,上高中男生和初中当然不一样了,白宇开始打游戏。他平时瘦瘦高高的一条,又会打扮家境好,前前后后有同时被十一个女生示好。看过他贴吧的人应该都知道,那会儿的白宇已经是新款游戏机自由买卖的小少爷了。并且高中的女朋友是同年级某班班花(姓史,叫什么找不到我记哪了…)。

男孩子都是这个时候开始抽条吧,身高在长,内脏就有些跟不上,引发的气胸。当时白宇在西安做的插管,是细管,具体的不清楚,但是气胸真的是很疼很折磨人。会很疼,插了管做手术也会很疼,好像要连着引流箱一直抽肺里的血和组织液,血水就像流不光一样。要在床上躺着,去卫生间要人陪,不能动管子,会很痛。拔管子的时候,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把管子拔出来。大家可以想象一下,吸管粗的管子从胸口拔出来。

拔完管,也是继续疼。不能感冒、不能剧烈运动,甚至没法大口呼吸。这种痛会持续很久。

他气胸据我所知道的复发过两次,第一次复发是在西安,做了同样的插管,第二次应该是大学吧,在北京插了手指粗的管子。

高中会打架,但是因为怕把事情闹大,选择了在假期打。

留胡子也是高三就开始了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大学入学成绩是全班倒数第二,但因为人缘好被选了班长。做了班长有了责任感,学习更加努力。

白宇大二开的是奥迪A5(姐姐开路虎奔驰大g妈妈开宝马),带着女朋友去兜风。大家所熟知的vespa是他一个爱好,那辆“小绿”在六七年前是国内代理唯一一辆限量,白宇把它改装了红色的座椅,前后各一个备胎。那辆小绿当时五台iphoneX的价格。

那时候身体就不好,肠胃会不舒服,同学知道这事,平时也多少会照顾他提醒他。

有次有个挺有名的导演来学校找演员,但是同班同学基本都回家了,白宇一个一个打电话叫人,说这个机会很好,你要不要回来试一试。

有次在学校排练,道具砸脑袋上了出了好多血后来缝针,一个月没洗头🌚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拍毕业视频的时候正在住院,胳膊细的跟树枝儿一样,手腕还带着住院手环,说自己最想留住的瞬间,就是生病住院一个人躺在走廊里,很多同学都来看他。(当时有同社团的同学还发了微博希望他早日康复)

人缘依旧很好,不管哪次活动男女比例是多少,都有白宇的身影。毕业大戏三场话剧无一缺席,全部担当重要角色。大学四年没出去工作,全靠家里生活费,依旧买买买,毕业那会儿妈妈发了条微博,轻描淡写说父女俩欠了一千万跑银行累成狗,说得像丢了十块钱。

之后的大家就都知道了,我简略说说。

刚毕业签了公司,公司不成熟,他也不成熟,一起成长起来了,所以公司虽然资源上不了眼,但公司的人对他都很好(当然他人缘好,上哪都很好)。

身体不好,主要拍戏或者工作忙起来就会止不住的瘦,消化不行,吃多少也胖不回来。特别!超级!很!挑食,是那种我今天想吃的东西吃不到,那我就不吃也可以。

白宇应该涉及一点表圈,平时买买表。之前建军大业戴的积家十几万,包括最近快本机场,穿几百块的衣服,配二十一万劳力士和十万的goros叶子项链,排队也买不到那种限量。

喜欢高尔夫,喜欢去日本滑雪,喜欢收集vespa,喜欢蹦极,偶尔会抽烟。不喜欢举铁,为了拍韩沉,举铁第一天就吐了。

拍忽而今夏是真的住院了,女友特意还飞过去照顾。拍镇魂的时候应该是很早就有过胃不舒服,朱一龙才承包了早餐面和午餐,杀青当天发烧,自己嘴巴严不肯讲,还是朱一龙发现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拍完忽而今夏本来是要做手术,结果大学同学的电影男主跑路了,自己二话不说推了肠胃手术去救场。

本人身体真的不好,看看他身材就知道,身板单薄能一只手拎起来一样,你以为他够瘦了,过两天你看他,他用实际行动证明瘦没有尽头。

我bb完了,二十八岁叫妈妈的小嗲精纸片人真好嗑啊,大家不写点什么吗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妈嗨深夜沙雕间的对话总是令人心神愉悦
@灰谨.

【名】虞海棠
【性别】女
【年龄】15
【身高】168
【种族】猫妖
【生日】01.17
【喜爱】颜值即是正义,骑士道
【厌恶】无理取闹
【性格】信奉骑士道,但是向往自由,偶尔皮一下,渴望拥有一只兔子
【外貌】亚麻色发,紫罗兰色瞳孔,愉悦时猫耳控制不住会冒出来,生气时猫耳立得高高的,浅紫色衬衫,黑色短百褶裙,印有樱花的小靴子,头上戴一个蓝白色绒球,垂下来的发带分别为冷热流配色,发带尾部挂有小铃铛,左眼下方贴着闪电贴纸
【身世】从族中偷偷跑出来,是族中的圣女,但是向往自由,不愿被条条框框所控制
【武器】宿笛,为双形态竹笛,远战形态可通过笛声控制他人神智,控制时间,范围,效果可随个人能力进行增长;近战形态可化作竹剑进行攻击
【其他】拥有“返祖现象”,但是不能被自己所控制,不确定因素过多
【恋爱】一直强调自己看重内涵,但是看到颜值高的小哥哥,就会激动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R"在下一定会保护好您的喵"

兄长,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,带回去,藏起来

你特别好
我喜欢你
《魔道祖师》

强行忘羡
占tag致歉

啊自己画的头像…
用了一下合成,不然画不出那么炫目的色彩

〖雷安〗迷失迂回〖刀〗(上)

ooc注意

旧设出没

黑安出没

好了没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〖参赛者「卡米尔」确认回收〗

〖目前参赛者剩余两人〗

布伦达拿着雷神之锤,看似轻松,实则将全身力量依靠在雷神之锤上,他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安迷修,不,这不是安迷修。

你是谁?
布伦达这样问到。

我是谁?呵,我就是安迷修啊。
安迷修满脸讥笑,怜悯的眼神看着布伦达。

那个平日里畏畏缩缩,自诩正义的安迷修,就是我啊,只不过…是以前的我呢…
安迷修脸上的笑愈发扭曲

呵,你以为我会信吗,快把安迷修交出来!
布伦达的伤口渐渐裂开,鲜血止不住的浸透了整件外套

还记得你这个伤口是怎么来的吗?是你的手下帕洛斯亲自下的手呢,哈哈哈,你不是自秉正义么?怎么连手下都管教不了?
安迷修放声大笑

我一直知道帕洛斯有反心,可是你…
布伦达的意识渐渐消散,安迷修见了,双手挽起一个漂亮的剑花,将冷流狠狠捅进了布伦达的胸口

我还没准你死,你敢死一个试试!

这绝对不是安迷修。
布伦达心里想到

看来…你很痛苦呢…那我就给你解释一下吧…你的手下帕洛斯从未真正听从过你…这你是知道的,我呢,不过是和佩利说了一下帕洛斯的计划,没想到他竟然能做到把卡米尔杀了,哈哈哈,这种时候,他的智商绝对没有问题

布伦达靠在了雷神之锤上,安迷修居高临下的看着布伦达,仿佛在看一只蝼蚁

放弃吧,布伦达,和我一起做个坏人如何?
安迷修盯着布伦达,灼热的目光仿佛能将他看出一个洞。
帕洛斯和佩利,他们的下场可不太好呢…他们是怎么对你的,我也是怎么对他们的,哦,对了,我还用热流,将他们的心脏捣成肉泥,啧啧啧…

你…到底是谁…
布伦达强撑着,仍旧执着于这个问题

安迷修没有理他。
不甘吗?痛苦吗?哈哈哈,可惜,你已经没有力量了呢

安迷修用剑挑起布伦达的下巴,

“布伦达,祝愿你下辈子做个坏人吧!”

安迷修将热流狠狠地戳进布伦达的胸口,直至将布伦达的心脏捣碎。

看着布伦达渐渐数据化,安迷修原本充斥的鲜红的双眸渐渐被那一种温柔的绿所覆盖

布伦达…
这个骑士已经不再拥有他的信仰

参赛者,请问你的愿望是什么?
大天使长落在了他的面前

我希望…全部的人都能重新转世,再次参加凹凸大赛…
失去了信仰的骑士呆滞的望着前方

您也是一样吗?

是的。
骑士已经不再公正,为了寻找回他的信仰,他将重新启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萌新厚颜无耻发文了hhh